發揮獨特優勢 台灣中醫藥登上世界前緣

阿育吠陀(Ayurveda)醫學

▲阿育吠陀(Ayurveda)醫學

▲台灣有五千多種植物,其中,一千多種是台灣特有品種。這間所內的訓練教室內,牆上玻璃崁入了不同的植物圖案。

▲迪化街的中藥房具有百年歷史,後代周傑英先生將之捐贈予中醫藥研究所,成為國家重要的文化資產。

中國醫藥導報

​專訪衛生福利部國家中醫藥研究所所長張芳榮          文/金麗萍 

▲國家中醫藥研究所內的標本室,收藏之豐富,儼然是中醫藥的故宮。 

前言:衛生福利部國家中醫藥研究所是台灣中醫藥與傳統醫藥最高的研究單位,同時,也是唯一國家級的研究所。在這裡,一步一腳印,累積數十年的中醫藥研究資產;隨著預防醫學倡議者眾,再加上世界各國不斷宣揚結合本土特色的傳統醫學,具有獨特優勢的台灣中醫藥,在世界的能見度也不斷提升,故此,突顯國家中醫藥研究所的關鍵地位;中醫藥正位處時代的浪潮上,甫上任半年的新任所長張芳榮,未來,將如何帶領所內研發菁英、精銳工作團隊乘風破浪、登上中醫藥創新的世界前緣?

  張芳榮所長在接受本報總主筆金麗萍專訪時,從基礎研究、到對外合作,乃至於快步走向國際,暢談心中定見、展佈完整的發展藍圖及行動方案。以下是專訪紀要。


保有傳統 兼具本土創新 


《本報總主筆金麗萍問:(以下簡稱「問」)》:中醫藥的發展內涵著實博大精深,基礎研究更是其中關鍵核心,貴所是國家中醫藥最高研究單位,自成立以來,已累積豐厚的研究資產。未來,所內設定哪些重點研究領域,力求精進突破?


《衛生福利部國家中醫藥研究所所長張芳榮答:(以下簡稱「答」)》:
研發確實是我們的關鍵核心價值。除了中醫藥之外,在台灣,我們有自己的本土特色,所以,所內將兼顧台灣本土的傳統中藥研發。


五大領域 厚植研發實力


    大致上,研究方向分為五大項,第一是單方(Single Herb),其中也包括近來討論的藥食同源。

    再者,就是純化合物(Pure Compound),強調中藥開發,但採西藥的方法,在所內,我們設有中藥化學組,正將著力於此。第三項就是複方(Complex Formula),我認為,這才是真正的未來;因為,一般人得病,不會只有一種症狀,得靠複方治療;只是,複方研究困難度較高,更需要以新的研究方法力求突破。

    第四項,是臨床研究(Evidence-based Clinical Research)。

    第五項則是以中醫藥資料庫(TCM Database)為基礎,運用人工智慧(AI)及大數據分析,建立中醫藥的系統科學性,以證明中醫藥的安全性,進而建立民眾的用藥信心;而不論是單方、純化合物、複方,抑或是臨床實驗,都將與AI結合。前述的五大重點,也是研究所選擇研究主題的重要依據。
 

問:
去年開始,中國大陸以國家政策高度,落實推動中醫藥事業,涵蓋範圍從基礎研究到科普傳播。台灣向來不是以大、廣取勝,而是強調特色、精緻,創造亮點。就此,中醫藥研究所將如何打造台灣中醫藥特色?


中醫藥台灣優勢 世界少有 

答:是的,我們無需和別人比較;重要的是,找到台灣本身的需要,據此設定研究和製造的主題,自然會形成台灣特色。

    在此,印度的作法可資借鏡,重點在觀察它如何建立本身的制度優勢。在印度,有許多民眾選擇當地的阿育吠陀(Ayurveda)醫學,民眾信任它,類似我們的氣功和按摩推拿,阿育吠陀的草藥,就像我們的中藥。各地區的傳統醫學,都有一套自己的理論基礎,如日本的漢醫,完全採用西醫的研究方法,它把中醫當西醫進行研發。

    在台灣,採中西醫並行,尊重傳統醫藥研究領域,所以,對於一些老中醫的智慧,我們不會否定,甚至希望他們的知識,能成為未來落實研發或產學研究時重要的資產。









製造強項 已臻先進國水準


    另外,高階中醫藥人才的養成訓練,也是我們的關鍵優勢。在台灣的教育體系內,設有藥學系、中醫系等專門科系,也具有農業強項,這些都是台灣發展中醫藥產業勝出的重要元素,在世界其他地方並不多見。

    另者,有關製藥品管,台灣更是採高標準。台灣的GMP藥廠,可以接受美國FDA查廠,也可以接受日本厚生省查廠,證明台灣已臻已開發國家的水準。

    我認為,未來,最重要的是產學研如何攜手合作,學術單位具有龐大的研究能量,整合優質的生產單位和中醫師體系、農業體系,在台灣,發展中醫藥實在具有得天獨厚的條件。






產學研攜手 民眾受用研發成果


問:最近,中醫民眾看診率有下滑的趨勢,一般認為,拉升看診率的中長期作法就是讓民眾更多認識中醫藥的本質及安全性。在此,中醫藥研究所相對應的作法為何?

答:我們要從研究的基礎著力,如何強化整合讓研究成果產生更大的影響力,這就是我們中醫藥研究團隊要努力的目標。

    好比說,這項研究成果產生的藥方,如何從一百人使用,到一萬人,甚至四萬人受惠;或者,要問的是:全世界的患者有多少,比如一個有效的戒毒,如果取得世界專利,賣到全世界,就能造福所有戒毒者,對中醫藥而言,心血管、癌症等病症,也都是具潛力的研究領域。

    說實在的,我並不擔心中醫藥會式微,因為它早已是民眾生活的一部分,無論是治病、養生保健,都離不開中醫藥。而中醫藥對產業發展的貢獻,也不容忽視;如果計算所有中草藥的產值,中醫藥的價值就更明顯了。


國家藥園 智慧寶藏

問:在貴所「一加六」的定位中,有「教學藥園」的設計,相信在中醫藥傳承、實作,甚至於技術移轉業界等方面,藥園勢必扮演不可或缺的角色?

答:位於南投的藥園,是中醫藥的寶藏。藥園是研究所和農委會特有生物研究保育中心合作管理,去年,我們進行生物資源調查,製作完成國家藥園植物圖鑑及野生動物圖鑑。所內的刊物多半都有獲獎;其中,杜聰明中藥戒毒的相關論述,頗受好評,目前已落實於市立醫院。
 
    基本上,藥園是以研究為主、教學為輔。一開始,該區的地質不太穩定,所以,必須配合地質條件進行開發包括水土保持等;經過這些年的努力,我們在當地小規模地種植多種中藥,其中,數十種屬於特有中藥,極為寶貴。

問:最近,政府強調文創產業發展,而中醫師全聯會也在今年國醫節上舉辦「中醫文創獎」頒獎活動,希望以拋磚引玉的作法,帶動風氣。對此,所長的看法為何?中醫藥研究所以國家高度,是否具有更全面性的作法?

答:
西醫設有許多奬項,早期中醫也有,如陳立夫奬,我認為,這些獎項都很有意義。對投入的從業人員、業者、研究單位、研究成果等,進行表揚,都是值得鼓勵的作法。


走出國門 展現中醫藥外交實力

問:如所長前述,台灣中醫藥具有獨有的特色和優勢,可以如何透過政府重要政策如新南向等,發揮中醫藥外交的實力?

答:對於未來,我設定了兩項發展方向,其一正是國際交流,另一項則是之前強調的產學合作。

    世界各國大多設有類似傳統醫藥的國家級研究單位,如美國有國家天然藥物中心,韓國有韓醫研究所等。我們中醫藥研究所希望能努力推動與這些國家中醫藥或傳統醫藥研究所交流合作,最近研究所與日本一所大學,越南兩所大學完成簽約合作;現在,我們設定二十個國家地區作為爭取合作的努力目標。


智財結合產業 放大影響力
 
問:不論是推動國際化或產學合作,智慧財產權都是關鍵議題;同時,藉由保護智慧財產權(IP),也才能保存中醫藥傳統資產,進一步驅動創新?

答:是。我們要以保護智慧財產權的積極作為,維護研發成果,台灣有太多新創的資產,我們有五千多種植物,其中,一千多種是台灣特有品種。

    今天,台灣的中醫藥已發展出自己的體系,在原有的傳統中醫藥之外,產生許多新的內涵,這些智慧財產結合產業,將可幫助更許多人。